新京报:萨翁将奥运变成了“全球狂欢”


不幸的巧合,难忘的一天。4月21日,中国哀悼玉树地震的遇难者。同一天,萨马兰奇去世了。

萨马兰奇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传奇。当他在1980年就任国际奥委会主席时,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也处于低潮。恐怖主义的阴影、金融危机的尴尬以及两大阵营“冷战”铁幕造成的奥林匹克运动被绑架,对萨马兰奇构成了严重挑战。令世界惊讶的是,萨马兰奇把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从危机变成了机遇,把一个曾经被政治意识形态分裂的弱小组织变成了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多成员的国际组织。更重要的是,在他任职的21年里,他实现了体育商业化和奥运会职业化的目标,把奥运会从财政赤字的无底洞变成了名利的“全球嘉年华”。

如果顾拜旦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精神导师,萨马兰奇就是推动奥林匹克运动蓬勃发展的有力实践者。从世界各地举办奥运会的竞争来看,这也足以证明赛昂时代对奥林匹克运动的巨大贡献。

从历史的角度回顾萨马兰奇时代的奥林匹克奇迹,我们不能不提到中国因素的影响。对于已经成长为体育大国的中国来说,提到萨马兰奇往往充满真诚的感激之情。因为萨马兰奇,中国回到了奥林匹克大家庭。因为萨马兰奇,来自台湾海峡两岸三地的中国人一起出现在奥运会上。更重要的是,自从北京申奥失败后,萨马兰奇一直鼓励和支持中国。

当然,中国人欣赏萨马兰奇不仅因为他关心中国奥运会的宏大叙事,也因为邓亚萍在奥运会上。事实上,更多的中国人尊敬萨马兰奇,认为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因此,中国人亲切地称之为萨恩。

然而,萨马兰奇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老人。他将奥运会推向了一个新的发展水平,但同时也面临着奥运会过度商业化和竞技体育功利化的现实问题。盐湖城冬奥会由此引发的兴奋剂丑闻和贿赂丑闻也困扰着现代奥运会。

缺点掩盖不了优点。一场暂时忘记战争、宗教和种族冲突的公开全球活动,以及一场最大限度释放人类激情和创造力的嘉年华,足以让萨恩成为全球英雄。

在这条路上,萨恩成功地书写了奥林匹克传奇;另一边通往天堂的道路是由萨恩设定的,他一路走来。(来自《新京报》,版权所有,不允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