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集团被曝管理漏洞大:过磅员上15天班挣62万


-李朝晖进入海信集团后,管理层经常变动:2004年,李天虎在获得水泥厂后离职;很快,辛存海离开海信集团去广西做生意。后来,李兆辉的六个叔叔李兆杰出任海信集团总裁。 2013年,李文杰离开文溪县,前往陕西汉中从事矿产和房地产业务.

-海信集团的债务是什么? “债务至少在100亿元人民币,其中银行债务超过50亿元人民币,客户欠债超过40亿元人民币。目前,海信集团的土地,厂房和设备总计约8.9亿元。十亿人民币。”告诉本报记者:“仅海信集团的设备就有一百多个债权人,而原材料部门的债权人却更多。即使以钢铁抵押,也无法完全实现。”

-闻喜县的一位官员告诉本杂志,海信集团的管理漏洞很大。例如,“机器和设备在生产中被盗。”这位官员说,只有一名超重会员,只有15名天板赚了62万元。

2008-2010年其他钢铁公司都在赚钱,为什么海信集团一直在赔钱

2014年3月,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集团)停产。

在山西省运城市,海鑫集团非常重要,被誉为“万亩钢厂”。 2013年8月,海信集团被评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是山西省唯一进入200强的民营企业。七个月后,员工欠了五个月的工资;原材料库存基本为零;离开公司的员工人数超过2,000;各种债务和贷款都超过百亿元.

哪个海信集团过去曾“总收入超过100亿美元”,将陷入绝望?

每年建立一个新工厂

海鑫集团位于山西省运城市文溪县,秦,晋,禹交界处。创始人李海沧是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九届委员。

知情人士告诉《望东方周刊》,在1980年代初期,李海沧,李天仓(李海沧大哥),辛存海和侯玉云分别投资了5000多元合伙经营。

1987年,李海沧以4个人的名义投资20万元,共同向信用社贷款10万元。他与当地一家国有企业闻溪县白水泥厂建立了联合焦化厂。后来,1988年至1991年,李海沧先后在三门峡机务段,运城段和洛阳铁路分公司建立了焦化厂和洗煤厂。到1992年初,李海沧拥有4个焦化厂,总生产能力为26万吨。

1992年,李海沧进入钢铁行业。当年10月,李海沧与湖南冶金部,河南省冶金厅,上海冶金部签订了合作协议,共同组建山西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李海沧出资5400万元,三者分别冶金大厅投资1000万元。该工厂成立于1993年,并于1994年4月投入运营。

截止2002年底,山西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总资产40.36亿元,其中流动资产15.63亿元,固定资产21.77亿元。总负债16.0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0.27亿元,长期负债5.7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39.28%。

自从建立第一座焦化厂以来,李海沧几乎每年都以新厂的速度在黄土地上建立一个占地3.6平方公里的钢铁帝国。 -三铁焦化厂,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海鑫投资有限公司,海鑫轧钢有限公司,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海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有限责任公司,海信新工水泥有限公司等七个独立法人实体,共有14个分支机构,员工7,500名。

2003年1月22日,李海沧用自制shot弹枪被南街村村民冯银亮枪杀。凶手犯罪后自杀。警方侦破此案后,他宣布冯因良曾多次想将自己转包给他人的土地转让给海信集团,并勒索其谋杀罪。

李海沧去世后,海信集团股票的组成已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已有媒体报道:李的兄弟共有6人,李海沧排名第三,李世虎的第五兄弟是总经理,家族股份占90%。以上。

闻喜县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来自海信集团。此外,有7500名员工及其家人依靠海信集团。因此,由谁来领导海信集团是当地的主要问题。

2003年2月18日,李海沧去世后的第二十八天,其儿子李朝晖接任董事长职务,接管了所有资产。总经理李天虎和执行副董事长辛存海继续履行职责,协助李朝晖。

李朝晖进入海信集团后,管理层频频变化:2004年,李天虎获得水泥厂后离职。很快,辛存海离开海信集团去广西做生意。后来,李兆辉的六个叔叔李兆杰出任海信集团总裁。 2013年,李文杰离开文溪县,前往陕西汉中从事矿产和房地产业务.

“原来李天虎在管内,辛存海在管外,都走了。”有业内人士说。

债务多少?

2014年春节过后,海信集团的消息传出如火如荼:资本链断裂,债务危机加深,风险敞口达到150亿至200亿元;损失严重,工人拖欠了几个月。

海信集团的债务是什么? “债务至少在100亿元人民币,其中银行债务超过50亿元人民币,客户欠债超过40亿元人民币。目前,海信集团的土地,厂房和设备总计约8.9亿元。十亿人民币。”告诉本报记者:“仅海信集团的设备就有一百多个债权人,而原材料部门的债权人却更多。即使以钢铁抵押,也无法完全实现。”

海信集团的债权人感到有些恐慌,王伟佳(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王维佳承担了海鑫集团的彩钢房屋项目。据他说,他已经与海信集团打交道了七八年。李海仓没有拖欠该项目。 “小老板(李朝晖)接手后开始认捐,拖欠五年共逾300万元。”

2014年3月之前,海信集团的六座炼铁炉停产,这使王维佳保持警觉。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的信息使他感到茫然。 “今天说它将破产,明天将恢复生产,明天将进行合并。我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

每天早上,王伟佳都会去海心集团的工厂看他是否会重返工作岗位。现场的景象使他有些沮丧。必须付款和领取货物的人影响了海心集团总部大楼,并吸引了警察安顿下来。“ 5月18日,近一千名工人封锁了海心集团的门,索要工资。”

李朝晖“很少出现在工厂里”

知情人士说,海信集团自2008年以来继续亏损,亏损额至多20亿元。

2008年,海信集团停产半年,亏损近20亿元,而规模和产品相近的山东日照钢铁公司的利润却超过10亿元。”一位当地官员说,“ 2008年其他钢铁公司在2010年都在赚钱,但海信集团却一直在亏损。“

温溪县的一位官员告诉本杂志,海信集团的管理漏洞很大,例如,“机器和设备在生产中被盗”。

在原材料采购的重要部分也存在问题。 “装货时,只在马槽的四个角放四根钢管,将好的材料倒入里面,其余的用不合格的材料填充。”这位官员说。 “检查原材料时,送货人员与实验室技术人员发生冲突,仅从四个角落的钢管中取样。”

这位官员说,一名前超重者仅在15天内就赚了62万美元。

李海沧和李钊将对海信集团拥有不同的管理方法。王维佳告诉记者,李海沧在世界各地期间经常光顾该工厂。一天晚上,他发现一名老人在工作区睡觉。李海仓递了一支烟,说,“大哥,是白天工作吗,注意,我们是民营企业,更担心。 “老人直到天亮才闭上眼睛。”

“李兆辉接任后很少在工厂露面,许多员工从未见过他。”王维佳说。

运城一位官员告诉记者,2011年底,海信集团表现出了不好的迹象。运城市委召开了会议。市委书记在会上对李朝晖说:“很多时候,省领导曾想过海信集团去看看,但你不在那儿,我不会去。”当时,李朝晖表示,2012年他在海信集团住了200天,实际上没有兑现。

“看到海信集团的情况不佳,运城市的主要领导人曾要求温溪县的领导人与李朝晖联系,但他没有接电话,后来不得不派人到北京找他。 ”一位内部人士说。

地方政府“先进”

尽管存在多个问题,但仍有一些钢铁公司对海信集团感兴趣。自2009年以来,山西太钢和北京首钢一直在谈判收购海鑫钢铁。 2014年,河北景业钢铁集团和德隆钢铁赴文溪县讨论改制事宜……上述收购和改制尚未实现。

据说运城市市长曾经要求海信集团恢复生产。李朝晖给的时间是6月10日。

运城市和闻喜县两级政府都高度关注海信集团。 “市委书记和市长亲自处理此事。一些业内人士说:“海信集团倒闭了,介入程度太大了。”当地几家大公司向海信集团提供了保证,其中一家声称该国最大的金属镁企业受到了影响。

2014年3月11日,温州市委书记张望友率队赴海新钢铁研究中心工作。 4月16日,由运城市副市长王殿民和副市长常建中率领的协调小组在海信集团办公室落户。据说,这个协调小组由运城市财政办公室,经济和信息委员会,人民银行,银行业监督管理局,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及运城市金融机构的职能部门组成。

有媒体报道,王殿民对此次危机的解决方案是:白银企业加强沟通协调,为海鑫振奋形成舆论环境;税务,电力,环保,法院等部门继续支持企业发展;政府将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增强企业的信心,让员工看到希望。社会各界和金融体系应给予企业真诚的关怀;企业应扮演市场参与者的角色,并激活内生力量。 (看东方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