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再下猛药证监会严格限制钢铁企业资本动作


刚刚从底层崛起的钢铁公司再次面临融资问题。

2月10日,中国证监会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言人邓伟表示,要扩大直接融资规模,规范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限制募集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实行中央“三合一”。 “一补贴”政策,严格限制钢铁和煤炭企业的IPO。和再融资。

中国信用评级研究小组认为,上述中国证监会的政策直接限制了钢铁企业的首次公开发行和再融资,尤其是为偿还银行贷款而筹集的资金。上市的钢铁企业将通过壳资源的上市而具有融资优势。丢失。第一位财务记者发现,目前对融资感兴趣的钢铁公司的主要目的仍然是考虑偿还银行贷款,从而减轻企业的债务压力。对于有此目的的钢铁公司来说,证监会的相关声明无疑是个坏消息。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随着整个行业的不景气,钢铁行业的外部融资环境一直在收紧。从间接融资渠道的角度来看,钢铁企业的征信机构明显收紧,有的企业甚至面临放贷压力。方大钢铁集团首席财务官徐志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与分散到钢铁公司的去产能指标相比,向银行扣除杠杆指标使钢铁公司感到压力。

尽管2016年该行业的盈利能力有所提高,但一些钢铁公司的银行信贷环境有所放松,但该行业的整体融资环境仍然严峻。恒丰银行研究所商业银行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行目前对钢铁行业融资的态度是存在控制和严格控制增量的保证和压力。振兴股票。调整钢铁业务资源,实现业务资源的有效配置。

除了偿还银行贷款外,作为重资产行业,面对资产贬值,钢铁行业还有大量的资本需求。因此,上市钢铁公司通常需要通过固定收益的方法来补充其项目建设的营运资金。例如,在前两年,首钢有限公司宣布希望将迁安钢铁的生产能力纳入首钢股份,并通过固定增资获得资金。

为说服中小型投资者接受千钢被一家上市公司取代的事实,首钢也做了很多努力。该公司曾经在互联网上进行一次路演,以解释更换计划。它还安排了一些官方媒体去前岗进行调查和采访,以增加宣传。

但增加购买钢铁资产的计划显然符合当前的中央政策。结果,出席会议的中小股东中多达58.94%投了《关于延长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有效期的议案》的票。从中国证监会今年对钢铁上市公司融资的限制来看,更多的此类案件难以释放。

根据国外媒体的消息,中国政府将在治理方面采取重大举措,并正在考虑要求钢铁和铝生产商进一步减产,这无疑将给钢铁公司的现金流带来进一步压力。

上海董事长朱俊宏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7年中国钢铁工业将进入生产的第一年。由于开工率不足等因素,去年完成的大部分指标大多是闲置产能,对钢铁公司的现金流量没有重大影响。由于环境因素和其他因素,产能下降的指标可能会增加,钢铁公司的现金流量将承受压力。

中国银行商业银行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琪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证券市场的融资受到严格限制之后,钢铁公司很可能会重返债券市场,这意味着如果钢铁行业是在2017年,如果这一年未能取得好成绩,钢铁公司的债务压力可能会上升。

实际上,对于钢铁公司而言,债券市场环境也非常紧张。在交易所债券市场,2016年10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债券承销机构发行了《关于试行房地产、产能过剩行业公司债券分类监管的函》,明确了产能过剩行业采用“产业政策+综合指数评估”的分类监管标准,仅接受符合条件的钢铁企业。申报公司债券的标准,以及中国的债务信用。统计中只有十二家发债钢铁企业符合“正常”标准;就银行间市场债券而言,钢铁行业的债券发行企业数量自2016年以来大幅缩水(2016年为21家,2015年为30家)。

中债信认为,作为重债行业,钢铁行业面临的债务周转压力不断增加,有必要加大对产业体系风险的防范。作为钢铁公司,债务负担沉重且流动性短的钢铁公司可能会因外部融资而爆发信贷风险。

——